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决红尘

第五卷 尘埃落定夕阳远 第三十四章 尘埃落定之后记(大结局)

决红尘 | 作者:花落重来 | 更新时间:2019-08-29 06:31:3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年后,宣德殿,内殿书房。

  “父王!”一声稚声稚气的兴奋呼唤自外殿传来,惊动了微笑着斜靠在龙榻上也不知在想什么的司马毓。

  “明儿,不准去打扰你父王。”童音之后,立刻有一个温婉的女生声低柔地责备他,似乎试图想把他带出去。

  “芊妃,就让明儿进来吧!”司马毓眉头微微一皱,折起手上的几页书信,随手压到一一堆折子下面,然后随便地拿了一本奏折看了起来。

  “父王,明儿要抱抱。”一得到许可,一个看起来才三岁的小小的家伙,顿时笑嘻嘻地坚持自己要爬过高高的门槛,摇头晃脑地向司马毓的方向跑过来。他的身后,寸步不离地跟着一个姿容明媚的宫装少妇,身影窈窕纤细,衬上一身粉蓝色的尽显婀娜姿态,正是当年假扮杂技艺人的芊芊。

  “好,父王抱抱。”司马放下折子坐起身,含笑向小男孩伸出双臂。

  性急的小男孩等不及母亲扶,早已已经自动地爬上脚踏又扑向他的双腿。司马忙握住他的双臂拉到自己的胸口上,哈哈一笑,顺手胳肢着他的胖腰。

  “咯咯……好痒……父王坏,明儿也要呵呵……”小男孩开心地笑个不停,天真地和司马毓玩了起来,父子俩龙榻上滚成一团,瞧的旁边一副端庄淑女样的芊芊不由也抿嘴笑了起来。

  目光无意中扫过矮几,却发现一叠折子中有一角信纸露出,眼神不由一黯。立刻转目开去。

  她以为时间总是能慢慢地抚平一切。没想到六年了,他还是那么惦记着她。她以为完全卸下了昔日的身份只单单纯纯地做个妃子后,她会心甘情愿、毫无怨言地和一堆女子共同爱他。不争风不吃醋。可谁又想得到这深宫的日子是如此地寂寞啊?

  她一心痴痴地守候,却每月最多只能换来他两回的留宿和偶尔的探望,更多地时候,她都只能独守空闺,听人报告他又去了哪个宫哪个院的时候,然后守着隐隐作痛的心直到天明。再不如以前当他下属时可以常常得见。如果不是后来有了明儿,她简直无法想象这样的日子应该如何地熬下去。

  “芊妃。”司马和小男孩闹了一小会,眼神淡淡地一瞥边上的妃子。

  “是,皇上。”芊芊迅速垂眼应道,几年来养成的习惯,更令她玲珑百倍,就算是怔忪时嘴角也是含着一抹温柔地笑容,让人察觉不出她的神游天外。

  “朕有些乏了。你带明儿下去吧,朕今晚过去与你们一同用膳。”司马见她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缓了缓口气。

  芊惊喜地抬头看着自己身为一国之君的丈夫,笑颜如花般绽放。今日是他们成亲六年的纪念日,难道他还记得么?

  看着怀着满怀的喜悦快步离去的芊芊背影。司马毓

  芊芊利用明儿来见自己的这点小伎俩他怎么会看不明白,不过只要这种伎俩不经常用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宫妃嫔如此众多,近几年为了稳固政权又纳了不少,作为皇帝,不得不雨露均施方能保后宫平安,她那里自然不可能去地太多,事实上,这六年来,他也从未在一个妃子那里超过连续停留两天以上的。

  这就是帝王的无奈生活啊!什么都要考虑利益关系,管理后宫就像是管理朝政一般需要过人的理智和冷静。也许,今年选秀前,他该立个后来帮自己了,跟随自己多年,又毫无身后势力而且育有一子地芊芊或许是最合适的人选。

  呵呵,连立后都要考虑各种因素,而和感情毫无关系,其实他堂堂一个皇帝,有很多时候真地比不上民间的普通男子啊!司马毓顺手抽出那封信,自嘲地笑了起来。

  连绵的乌山下,有一处风光绝丽的小镇。

  就在离小镇五里地的地方,有一处山明水秀的村庄,其中村东有一座两层楼的院子修整的特别美丽。

  雪白的墙壁上画满了各种图画,院子里种满了错落有致的花草树木,不管是哪个季节,总是飘满了淡淡的花香。院子里有长凳石桌,更有许多充满乐趣的玩具,像是秋千啦,滑滑梯啦,翘翘板啦,其间不时地看见小猫小狗在其中欢快地追逐着。

  然后这一切都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这座院子的院墙十分低矮,就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儿也能轻松翻过,村里的孩子们要是想来玩,随时都可以过来。

  当然,既然是小孩子一块玩闹,免不了偶尔也会争吵的。

  听,现在好像就有个小孩子哭了,声音震天响,刹那间就传遍了整个小村子,也传到了在田地中劳作的村民耳中。

  于是,四面顿时有不同的反应。

  田野中。

  “阿旺,听起来好像是你家虎子的声音啊!你家虎子怎么啦?”一个村名停下手中的活,招呼不远处的同伴道。

  “啊,是我家虎子!”另一个村名急急忙忙地扔下锄头就要往村里跑,可才跑了两步,听出声音应该是从村东的那座小院里传来的,又放下心笑着走了回来,“没事没事,他们肯定都在裴大夫家里呢?虎子出不了事。”

  “可虎子哭的这么凶……”

  “放心啦,俺自己的儿子还不知道?表面看起来壮的像头

  胆子比什么都小,人家随便吓一吓他,他就哭的跟什虎子的父亲见怪不怪地道,重新拾起锄头熟练地撇去禾苗边的杂草。

  “哈哈,这倒也是,你家虎子好像平时就爱哭。我说虎子他爹。这可不行啊。你得让裴大夫帮他瞧瞧才是,否则以后虎子长大了,哪家的姑娘儿肯嫁他呀!”附近地一个村名也跟着打趣道。

  “嘿嘿。遗传,遗传……再长大点就好了。”虎子父亲尴尬地笑道。

  院子内。

  “悠悠,你又欺负小朋友了?”正在含笑细读老太太来信地苏尘,听到哭声,忙推开了二楼的窗户,向院子里望去。

  —

  “娘。悠悠小姐没有欺负虎子,不信你问阿二阿房他们。”一个肌肤晶莹的像冰雪般地小女孩立刻机灵地觉起双手,表示她的无辜,不过那乌溜溜的黑眼珠却暴露了她眼中的得意。

  “是啊,裴夫人,悠悠没有欺负虎子,是虎子自己不小心跌倒的。”几个小男孩异口同声地道,其中有一个还偷偷地顺便踢了赖地地上大哭的一个**岁地男孩子。“快说呀,是你自己跌倒的。”

  “裴……呜呜……夫人……呜呜,是虎子自己……不小心……”虎头虎脑却又浑身脏兮兮的小男孩用袖子胡乱地擦鼻涕,一边不住抽泣的。好像十分不情愿地说道。

  “娘,听见了吧。悠悠今天很乖哦!”小女孩绽开了花一般的小脸,可爱的偏了偏头。

  “娘还不知道你这个闯祸精!”苏尘白了女儿一样,消失在窗口。

  “快快,我娘要下来了。”小女孩立刻指挥着其他几个男孩子,把虎子拉了起来,快速地帮他拍掉身上的泥土,顺便恶狠狠地威胁道,“你要是敢告诉我娘,说是我推的你,以后就不让你到我们家来玩。”

  “俺……俺知道了!”虎子吓得一下子就止住了眼泪。

  “这才乖嘛,以后不准和小山子抢玩具,知道了没?”听到一楼已经传来了轻微地脚步声,小女孩忙抓紧时间又交代了一句。

  “嗯!虎子再也不敢了!”

  “真乖,为了奖励你,秋千给你玩一会吧!”小女孩恩威并施地道,小手一下子就拖起比自己还要大三四岁的男孩子,把他塞到有后靠的秋千架上。

  “谢谢悠悠小姐。”虎子顿时破涕为笑,苏尘挺着微微隆起的肚子出来地时候,他已经开心的欢笑起来了。

  苏尘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看着这一群刹那间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地孩子,无奈地瞪了一眼在自己的女儿:“悠悠,你给我过来。”

  “来啦!”小女孩一溜烟地就跑了过来,还没等苏尘开口,就先撒娇地抱住苏尘的腰,将小脸贴在她的肚子上,娇声道,“娘,是不是弟弟妹妹又在踢你啦?他们这么不乖,等生出来以后悠悠帮我教训他们。”

  话一说出口立刻自知失言,忙抽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黑亮亮的眼珠子敏捷地乱转着,想要找个理由赶紧搪塞过去。

  “就知道你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苏尘毫不客气地给了笑得无比谄媚的宝贝女儿一个响栗子,“你要是再不乖一点,我就叫你的彬彬哥哥以后再也不教你武功。”

  她和裴一涯的性子都是属于相当沉静的那一类,没想到生了个女儿却是这等的捣蛋。还没开始懂事就已经懂得了顽皮,三岁开始学习绣花拳脚后,在村里更是俨然一代小霸王。整日里不是欺负这个孩子,就是欺负那个孩子,把一大帮比自己的孩子都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想要责备惩罚她吧,偏偏小嘴儿又比蜜还甜,又哀求又撒娇,折腾的自己夫妻两个有时候都奈何不了她,只有原本该叫舅舅却一直哥哥哥哥地唤下来的彬彬能制得住她。

  悠悠的大名叫小影,说不定这个性格还真的有些遗传那位分割了七年多的妹妹呢!

  “不要啊,娘亲,悠悠的好娘亲,悠悠知道错啦!”

  想起时空那一头,也不知道多年后的小影到底过的怎么样了,苏尘的眼神不由一黯,顿时吓坏了悠悠,还以为她真的动了气,忙拉住苏尘的手摇晃,可怜兮兮地哀求道,“悠悠要和彬彬哥哥练武,悠悠再也不淘气了,悠悠以后一定会很疼爱很疼爱弟弟妹妹的,娘亲,悠悠求你啦!”

  “悠悠小心。别乱晃你娘。”院门口突然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一道淡青色地身影已跑了过来,柔和又快速地把女儿地手拉开,扶住苏尘。

  他已经当了一回父亲。自己又是神医,按理说,早该习以为常了,可自从检查出苏尘真的如当年期望的一般居然怀了双胞胎后,简直紧张地像个毛头小子,哪里有半分的沉稳。

  “呜呜。彬彬哥哥,爹爹不爱悠悠了!”明白自己又不小心犯了错的悠悠悄悄地吐了一下舌头,正好瞥见一位身材高大的少年背了一筐草药进来,眼珠子一转,立刻无限委屈地向少年扑了过去。

  少年哑然失笑,熟练地接住她,将她抱了起来,捏了捏她可爱的小鼻子:“你爹爹哪有不爱悠悠了?一定是悠悠又调皮了吧!”

  “没有啊。悠悠很乖呀,不信你问虎子阿二和阿房。”悠悠立刻扮出一副无辜样,指天发誓,却忘了她的誓言都不知道发了多少回了。引得大家直偷笑。

  “我没事,如今我身子好着呢。哪有

  嫩?”苏尘微笑着望了一眼已经长大成人地彬彬和自鱼一般缠着他的女儿,任由裴一涯扶自己进屋,方才瞬间闪过的遗憾已被满满的幸福所冲的一干二净。

  “还是小心点为好。”裴一涯仔细地扶爱妻到软凳上坐下,习惯性地先给她诊了诊脉,才放心地自己跟着坐了下来。

  “对了,奶奶又来信了,我去给你拿下来。”苏尘想起今天刚收到的信,笑容又绽了开来。

  “你别动,我去拿。”裴一涯忙按住她,快速地跑向楼梯。

  苏尘好笑地点了点头,想起信中的内容,又微微地笑了起来。

  当年她和司马毓的一年之约,并未能顺利实现,而后年年续约,年年失望,她还以为蓝暖玉和展晟飞两个人今生真地无缘了,没想到今年居然终于冲破中间的那堵坚冰,决定抛舍一切恩怨走到一起,意外地修成了正果。

  司马毓为了邀功,婚期还没定下来就派了六百里加急将喜讯传了过来,真是越活越像个孩子了。

  老太太的信则是迟了十天才刚刚到,不过显然要比司马毓的信详细多了。

  婚礼就定在三个月后,展晟飞和蓝暖玉已经决定,大婚之后,夫妻两个就要离开碧落,要学那潇洒地神仙眷侣一起畅游江湖,实现两个人心**同的梦想。至于展家只剩下一半地家业,已经决定在展应亭百年之后由展瑾继承打理,不过,展应亭身体康健,这个大任的交替只怕还要等许多年之后,也正好给展瑾一段自我锻炼的自由空间。

  至于宋胜平,他的信倒是每月都有的,这位表面嘻嘻哈哈、内心却拥有宏图壮志的白胖大哥哥,现在也终于如愿地当上了宰相,开始真正地实施当年科考时就用满腔热血勾画出来的蓝图。

  良臣遇明君,这对于宋胜平来说,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吧?

  “师姑让我们进京参加婚礼,你想去吗?”游思间,裴一涯已回到身边,手中拿着家书,有些蹙眉。

  “当然要去了,奶奶为了让我们去,特意把日子定在三个月后呢!我们路上就是走的再慢,两个月也足够了。”苏尘知道他是顾虑自己的身体和肚子里的双胞胎,不过有一辆好马车,又有一好夫君,还有一个好弟弟和自己的宝贝女儿在身边,这一路她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既然你想去,那我们就去吧!说起来我们也三年没回京城了,索性这一回就在京城住一段时间吧,彬彬他也好给父母上上香。”裴一涯想了想,考虑到苏尘生的是双胞胎,自己关心则乱,怕到时候反而照顾不好妻子孩子,去了京城,接生的环境总是比乡下好的多,因此很快就同意了。

  “哦,要去京城咯,要去京城咯!”一直拉着彬彬在门外偷听的悠悠顿时欢呼了起来。

  三年前她才两岁,京城什么模样早就不记得了,现在长大了,一直盼着能再去看看,没想到现在终于要实现啦!

  悠悠人小鬼大地抱着彬彬直亲脸,兴奋地幻想着会在京城里看到什么,浑然把院子里的其他小朋友忘得干干净净。

  不过是个五岁的小屁孩,还长大了呢?

  “嗯,那我们安排一下,趁着现在天气已暖,过几天就起程吧!”苏尘微笑,依在丈夫的怀里轻轻地抚摸着肚子,红润的面颊上晕出一圈又一圈的幸福。

  去京城的路就是再长再远,又有什么要紧的呢,重要的是,他们一家人无论去哪里,依然都会在一起,快快乐乐地在一起!!
决红尘最新章节/juehongch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