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末世女主重生记

第129章 心情

末世女主重生记 | 作者:懒散吃货 | 更新时间:2019-08-27 22:02:3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末世女主重生记》更多支持!

  莫凡衣正被秦三少带着方向潜去……

  整个人在水底倒立了过来,脚在上,头在底部,感觉很是新奇,明明被包裹在水里,却能够呼吸自如。能够感觉得到被侵泡在水里的那种感觉,微微的凉,很是舒服的感觉。

  莫凡衣不需要用一点力气就能被秦三少带着下沉,有了闲暇的时间来打量周遭的景色。

  整个水底都是亮堂的,看不清上方的天空,但是能够看到有光线渗透过水面。

  白色的巨尾只在自己的腿上绕上了一圈,更多的随着潜入在水中拉得长长的,呈波浪状规律的摆动,时近,时远……

  下意识的,她就伸出手,紧紧的握住了腰上的那一双手。

  没有笨重的潜水工具,却自有的在水中游动,就好像鱼儿一般。

  这个场景梦换极了,即使没有水底的那个光点,让秦三少带着自己在水底嬉戏,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不过水底还真是深啊,感觉秦三少带着自己游了许久,却还是没有到达……

  莫凡衣回过头,朝着那个光点看过去。

  依旧在闪着光忙,但是朝着它游了许久,她也没有觉得光线变得更加耀眼。是因为太远了,他们的距离完全感受不到光线的影响,还是那光线本质的特殊?秦三少看不到。所以自然也不知道莫凡衣在疑惑这个。莫凡衣只是看着那个点,想要从里面看出点什么东西来。

  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为什么秦三少看不见?

  她不是第一次来到湖边。为什么只有今天她才发现这个光点?只因为今天才出现,而是只有今天才显现了出来?

  这本书没有介绍过空间的由来。也不知道他们是这对空间手镯的第几任主人,只知道这是一对空间。空间里是否存在秘密她就更加不清楚了……

  莫凡衣把划着水完的双手收了回来,然后朝着秦三少的腰部搂了过去,更加朝着他贴近。

  秦三少穿了一件黑色的修仙衬衣,领子那里一丝不苟的扣住,水把衬衣打湿,自由自在的穿过这层衣服贴近秦三的肌肤,来来回回很是顺畅。秦三少的衣服一会儿鼓起来,一会儿又凹了下去。就好像水在戏耍他一般。莫凡衣把衣服按了下去,在秦三少的胸膛上摸了亮吧,对这种触感很是惊奇。

  “三少,你觉得水底到底会有什么?” 莫凡衣张开嘴,想把这句话问出来。一开口,水就钻入了嘴巴,还有一些顺着喉管被她咽了下去,她又老实的把嘴巴闭上了,至于嘴里已经吞进去的水就只好咽下。

  她不由的感叹水下虽美。感觉很惊奇,但是不能正常的对话。

  莫凡衣开始怀恋起已经消失掉的心语功能,不然她就能不区分地点随心随意的跟他对话了。

  一直注意莫凡衣是否出现不适的秦三少自然注意到了莫凡衣想要说话的样子,心里一动。用风系异能再水底画了一个圆圈,把水隔开了而来,里面被卷入了空气。能够让在里面的人自由呼吸。秦三少是不需要空间,而莫凡衣现在是人身。呼吸是不可能停止太久的。

  莫凡衣有些惊赞,原来风系异能还可以这么使用。

  “想说什么?”秦三少注意到莫凡衣亮闪闪崇拜的小眼睛。拨开贴在她脸上**的头发,然后把头贴了过去。

  “三少觉得水底会有什么出现?”莫凡衣对这个现在好奇的很,似乎睡意也不是那么浓烈了。

  “你想要什么?”秦三少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期待,于他而言,只要是于她无害的东西,是什么都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她是不是有所求。

  莫凡衣淡笑,“要的东西可多了,每一样三少都会给我吗?”

  “说。”秦三少皱了皱眉,他没有发现莫凡衣想要的东西很多。不过她说想要,他都可以去帮她得到。

  莫凡衣抬起光秃秃的左手,在秦三少的眼前摆了摆手,你不觉得缺点什么吗?

  两个人结婚很是匆匆,又是行的古礼,就是最为简单的一家人在一起吃一顿饭,根本就没有交换戒指这么一个流程。莫凡衣以前倒是没有在意,只是前些天注意到了秦六太太手上好像一直带着一个戒指,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光这个手。

  秦三少抓过手,然后看着她漂亮的手指头,捏了捏。

  他以为她并不喜欢这些俗物,她往日里从不化妆,也不带任何饰品。所以他认为她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想要一个戒指。

  “好。”秦三少答应了,不过现在也没有办法马上给她。他的空间堆放的物资都是这些年他在外搜刮而来,但这其中虽然有女性的衣物,但是并没有首饰。在他看来衣物是必需品,所以他帮她准备了,她不戴首饰,所以那些就是废物,在末世前再值钱,到了末世后连一碗米都换不到,所以就被他直直的忽视了。不过答应她的要求他是肯定会做到的,他没有不代表别人没有,再去找一个来,改造成她喜欢的样子就好。

  “以前也不曾在意,不过最近觉得有一个戒指也不错,作为年轻的纪念。”莫凡衣摸着秦三少的脸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的脸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结婚时的那副样子。虽然往日里她也算记挂自己这张脸,可还是有些抵挡不住岁月,衰老是由内而外的,现在还不显现,但终究她会变得皮肤皱起。白发苍苍,甚至连背都直不起。

  这还真是一件悲哀又不得不承认会发生的未来。以后若是两人走在街上。一开始可以时姐弟,后来只怕会是母子了吧……

  莫凡衣眨巴了两下眼睛。笑容里不禁带着一些苦涩。

  两个人一起慢慢变老,一起躺在棺材里被后代烧成灰,也只不过是奢望。

  “在想什么?”感觉到莫凡衣听许的变化,秦三少捏了捏她的鼻子,想要看着他不走神。

  莫凡衣确实停住了那些想法,她真是一点也不想沉溺在那种想法中拔不出来。

  “我在想为什么还没有到。”莫凡衣透过风圈看了看外面,这回她能感到离光点进了,不过还是没有感觉到达。

  撒谎,她对他撒谎了。秦三少感觉得到那丝违和。心里有些不舒服,只是搂住他的手紧了紧,追问的话没有说出口,他想知道,想她亲口告诉他,他等得起,却不喜欢那种等待的折磨感,不过依旧是选择了等。

  她现在还在他的身边,他会牢牢的看住她在他身边。所以总会有那么一天到来的。

  “如果我死了,你怎么办?”越是想要不想,可越是容易扎在里面,不停的想啊想。

  一个人被这件事情折磨太过难受了。她不高兴的时候,看见喜欢的人却在笑,那种感觉想想就会觉得更糟糕。

  所以。现在,她坏心眼的希望他跟她一起不高兴了。

  秦三少一听到这个问题。眼睛就瞬间涨的通红,神色里满是不悦。

  “别不高兴。这是迟早会面对的问题。”毕竟我们两个物种不同,她最近发现她几乎已经不能切换成丧尸形态了,就更这突然起来的嗜睡一样莫名其妙。她觉得这个能力会随着时间的拉长更那心语一般突然消失。她的能力,好像得到了,总会消失,只是在她这里走个过场而已。

  “别想。”秦三少讨厌这个话题。

  他现在这样又有些孩子气了,她戳了戳他的脸,她知道他的心情变得不好了。

  她并没有因为他因为自己心情不好变得好起来,只是两个人一起心情不好而已。

  “不可能不去想这个问题吧,我会老,你不会,我会死,你不会。”莫凡衣叹了一口气,“有一天孩子们都会从你眼前消失……丧尸就是这么一个可悲的生物……”所以她一开始就不希望他变成丧尸,明明有了空间手镯,却还是没有避过。是命还是剧情?还是剧情的决定就是他的命运?现在是变了吗?如若有一天他……她被谭楚清杀死,是不是剧情又回到了正轨。

  莫凡衣皱眉,果然还是要去找机会除去男主和女主,只要他们两个存在,一切都有可能,威胁,还是不要留着好。

  “你觉得我可悲?”秦三少看着莫凡衣,捧着他的脸,红色的眼睛里好像有什么在浮动一样。

  绯色竖瞳,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危机感,可她倒是习惯了。

  “如果我不在了,你会觉得自己可悲吗?”头被她抬起,她的每一个神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现在的莫凡衣觉得有些淡淡的悲伤。早就知道会变成这样,只是因为别的事情把这些想法压下了,所以一直没有去想。在她得知秦三少变成丧尸的第一天,这些想法早就埋在心底了,现在也不过是让它们解封,浮了上来,把话扯到了明面上。

  秦三少的眼神越来越锋利了起来。

  可是莫凡衣还是禁不住想,如果她不在了,一年两年,十二二十年,甚至百年千年,秦三少依旧活在在这个世界上,那么是不是有那么一天他就会忘记了自己,忘记她曾经存在过,甚至早了一个跟他一样的存在重新开始了。想着想着,除了悲哀她还觉得委屈,身体有些轻微的颤抖,她深深的吐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了下来。

  “我没有了你,还能活得好好的,你也会是这样的。”莫凡衣十分肯定的说,那五年没了秦三少她依旧很好,一个人不会因为没有了一个人活不下去,悲伤不会让人致死,致死的是一个人的懦弱。而秦三少从来不是一个懦弱的人。

  她也许只是秦三少生活里一个亲密的过客罢了……

  过客,说起来还真是伤感情啊。

  那么她是想怎么样?让秦三少陪着自己一块死?秦三少死了她就舒服了?并没有,她死了。就真么都不知道了,死之前估计也只会恨自己命短。将来要把他拱手让给别人。

  “我现在开始后悔了,一开始选择嫁给你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当时一味的想要改变上一世命运的格局。却没有想过除了嫁人还有别的出路。现在变成了这副场景,说不后悔就是瞎话。她幸福吗?现在是幸福的,可是他的未来里是没有她的……许多人追求过程,认为结果不重要,而她却是看中结果的那一类人,他们两个肯定没有好结果。

  紧接着,莫凡衣就看到了秦三少不可置信的表情,然后就是愤怒。

  两个人突然一下的停在了水中间,不再下降也不浮出水面。

  空气圈带着两人旋转了一百八十度。两个人变成了正常的站立姿势。

  “你想说什么!你想表达什么!你在暗示我什么!”秦子凌的语气变得无比的凌厉,他是第一次用这么冲的口气跟莫凡衣说话。

  莫凡衣明明想着再也不要跟他吵架了,可是这时候就是忍不住反驳,“你为什么要变成丧尸呢……”

  她的声音很轻,语气很淡,淡薄到好像留不住痕迹一样。

  但是她很清楚,秦子凌一定听得清清楚楚,一个字都没有漏掉。她知道这句话的分量,知道秦三少的无奈。知道这是命运,知道无法改变,知道这句话伤害了他,是在刺激他。但是她却不想收回口。

  偶尔。她也想过,如果他是人类,他们就像普通的夫妻一样。这时候莫凡衣是第一次知道普通的美好。

  “你嫌恶我的身份!”明明以前没有一点表露出来,明明会抱着他。亲他,陪他睡觉。为什么突然就变了!为什么!

  “是啊。”这是真心话,因为未来所以嫌恶,只活在当下,她确实不在意。她害怕自己白发苍苍,不是因为自己的相貌,而是因此看到了死亡,她死了,他却还在,他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她怎么能够甘心,怎么能够甘心!爱他只要他过得好就行了!她从来就不信奉这一套。

  下一刻,莫凡衣就被丢出了空间。

  莫凡衣发现自己出现在两人房间,依旧躺在两人的床上,就抱起了被子的一角,发起了呆。

  又跟他吵架了,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就算不是今天,迟早也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她只是说破了未来会发生的,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所以他不高兴了,很正常,不过她却没有生气的感觉,就仿佛两个人没有吵架,只是他单方面的闹着变扭。这次他又要一个人躲在空间多久?莫凡衣看向床的另一边……

  秦三少突然出现在了那个位置。

  只是一小会儿,他好像突然冷静了。

  “你只是被那光芒蛊惑了,所以刚刚说的都是违心的。”秦子凌是一副肯定的语气,过于肯定了,就像在暗示她,或许是在逼迫她承认。他或许在想只要她承认了,刚才的那些话他都可以当做没有听见,因为那只是被迷惑了。

  “是……”莫凡衣顿了顿,“你相信吗?”

  “你说是我就相信!”秦子凌突然又变得激动了起来。

  莫凡衣看着他的眼睛,他的双眼又有隐隐发红的趋势。他的双眼好像在催促她,催促她说出那句“是”。

  “那是我的真心话。”她却真不想骗他了。

  秦子凌眼睛里震惊下压着一丝绝望,却再也没有开口跟她继续这个话题了。

  两个人的生活依旧,她还是贪睡,起不来,秦三少依旧照顾她,在意她,把她看的紧,却不跟她说话了。

  两个人的气氛有些尴尬,但是一切动作又进行的很正常,两人之间只是没有言语了而已。

  她只要一张嘴想要说话,他就下意识的避开。

  似乎不想听到她嘴里任何一句伤人的话了……

  他们两人结婚这么多人,除了那次她犯蠢被迫离开了五年,她好像从来没有如此伤害过秦三少。更何况这件事情是由她主导。

  秦三少本就话少,时间一久。他似乎就已经习惯了不听她的,不跟她说。

  很明显的一个改变。所有人都发现了,连小包子都问“妈妈是不是又和爸爸吵架了?”,她只是笑笑,告诉他这是大人之间的情趣,站在角落里听到这话的秦六太太似乎也没有了这几日的紧张。

  ……

  g省地面上的丧尸被基地内部有效的管理了起来,符合条件的留下,不符合的可以选择离开,或者死亡。秦慕言和肖怡然的动作很是快,没有多久的时间。基地上方的地面就像形成了另外一个基地,所有留守再次的丧尸被no.4基地派来的影族人有效的管理了起来,他们得到安全,相对也失去了一定程度的自由。

  t省那边的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那股势力似乎在t省扩张了起来,就像要吞噬t省,把那里设置成为他们的大本营。

  “这是下面的人送过来,是在尸体的腹部发现的。”会议室里,秦慕言举着一个晶莹的虫茧放在了桌上。这个虫茧的大小很难想象是长在一个人的肚子里的。

  “虫茧在吸收尸体的能量,脱离尸体之后就越长越大,现在还在逐渐增长起来,立马似乎有人形的样子。我和慕言曾经破开过一个查看。带回来了三个,还有两个送到唐念那边了,这个是最大的那个。”肖怡然看着那个虫茧就忍不住恶寒。人居然从那里面涨了出来,简直闻所未闻。

  “也许就像丧尸一样。是个新物种。”莫凡衣现在还没有睡着,看见肖怡然对虫茧颇为嫌弃。就笑着说,“小心点,说不定破茧了把你当食物吃了。”

  就在莫凡衣这么说的同时,虫茧出现了声响。

  虫茧破了一个洞,一只肉肉的手伸了出来,很快的那个洞破的更大,直到里面的小家伙能把头伸出来了,他才停止了用手砸虫茧的行为。

  小家伙长得很像人类,白白嫩嫩的,就是耳朵偏尖暴露了他。

  他并不怕人,也不怕丧尸,似乎破壳之后就有了视力,他扫视了周围一圈,没有任何畏惧,就在众人的视线之下,张开嘴开始啃起虫茧来,“咔擦咔擦”的声音很是大,即使没有这声音,所有人的视线都在他的身上,大家都忍不住对这种新物种警戒。

  小家伙的牙齿十分尖锐,比起人更想动物的,吞噬虫茧的速度十分快速,两三分钟的时间就被他啃得了一个精光。

  吃完之后,他站直了身体,**的身材他也没有要遮住的意思,他似乎还没有羞耻感。

  他抬起头,尖尖的耳朵动了动,然后把周围的人再次扫视了一圈,然后就朝着秦三少跳了过去,嘴巴大张,似乎是要咬人一般。

  秦子凌在这群人中间是力量最强,在这个新出生还不知道辨别危险的小家伙眼里就是最美味的。

  新生儿更容易被自己的饥饿感驱使,护他成长的虫茧显然不够他果腹,他还很饿。

  饿了,就要吃。

  所以他选定最美味的那个之后,就直接扑了过去。

  秦三少自然不会客气,一巴掌就对着他的头皮挥了过去,然后力道没有一个掌握好,这个新生的新物种就这样死亡了。

  这时,唐念才赶了过来,一来就看到小家伙的身体。

  “三少!你做了什么!这是新物种啊!新物种!你知道他的实验价值有多大吗?活得比死的实验价值要打多少!”唐念一副想哭的表情,“一听到派来的人说小家伙破壳了我就敢了过来,依赖就见到了尸体,三少你就不能不能控制控制自己的情绪吗?”

  唐念一提起实验,就各种不怕死。

  坐在对面的蓝千茹给他使眼色他也没有看见,只能让秦三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所有人都知道这段时间秦三少的心情不好,做事手段越来越犀利,脸上更是没有了好表情。所有人都猜测他和莫凡衣吵架了,可是看莫凡衣的脸色又不像,所以大家一致认为秦三少的更年期到了……

  更年期的男人不能惹啊!

  唐念现在没有发现,接下来的日子他就深深的有了体会。(我的小说《末世女主重生记》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末世女主重生记最新章节/moshinvzhuzhongsheng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