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提灯映桃花

Chapter 77

提灯映桃花 | 作者:淮上 | 更新时间:2016-02-04 07:31:0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于家两岁的小闺女敏敏上全托去了,保姆把菜洗好切好,鱼腌上,饭煮好,也告辞了。

  于靖忠亲自下厨炒了个三鲜,蒸了条鲈鱼,烧了个骨头豆腐汤;把米饭盛出来的时候,颜兰玉终于上了楼,一言不发把车钥匙放在玄关的柜子上。

  “吃饭吧,”于副说,没好意思去看颜兰玉脸上的表情。

  两人对坐无言地吃了饭,一个去书房工作,一个在客厅用ipad查东西,家里气氛有种刻意的沉默,仿佛刚才在楼下的表白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时间在静默中流逝得很快,到了睡觉的时间,于靖忠回到自己的卧室,从门缝中偷窥到客厅的灯还亮着。

  ……他在想什么呢?

  于副坐在床上琢磨了一会儿,试图用多年特工头子抽丝剥茧、情报分析的强大逻辑思维能力来分析当前的情况,却满脑子乱麻,简直比策划一起海外谍报活动还复杂。

  果然是我癞□□想吃天鹅肉了……于副这么自嘲地想着,洗洗**自己睡了。

  结果到半夜,于靖忠被某种异样的感觉惊醒了,他迷迷糊糊睁眼一看,只见是颜兰玉正坐在床边,向自己俯下|身。

  于靖忠愕然坐起,但紧接着就被颜兰玉按住吻下来,同时温热的手指好像抓着什么尖锐的东西,按在他胸膛上。

  “你……”

  询问被淹没在唇舌纠缠中,于靖忠脑子里一阵清醒一阵恍惚,简直是说不出来的感觉,混乱中只隐约感到那个尖锐的东西被刺进了肉里,紧接着滚烫一滑,完全没入了胸膛。

  ……这是什么?他要害我?

  不不,他要害我的话我早就死了,这是……

  于靖忠再没心思想下去。他像是被人下了蛊一般,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地抬起手抓住颜兰玉,两人同时翻倒在大床上,□□肌肤大片相贴,让每一根神经末梢都激动得发抖。

  “那是什么?”**间于靖忠勉强集中起最后的一点神智,问:“你把什么东西……”

  卧室窗帘微掩,月光洒在床单上,颜兰玉的眼神深处闪烁着某种奇异的微光。

  “是镜心,”他轻轻道。

  “是我一半的心脏。”

  ·

  那天晚上于靖忠梦见了大海。他置身于海浪中,不由自主地随着洋流巡回飘荡,涨潮时被淹没置顶,看见鲸骨如朵般在大海深处缓缓开放;落潮时又被温柔的波涛托出水面,抬头便能看见迷离炫目的星光。

  风带着微微的咸腥从海面掠过,裹挟着若有若无的呼声,似乎是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于靖忠竭力把头探出海面,不知何处而来的强烈冲动让他四处搜寻,然而那声音却像是在捉迷藏般断断续续,每次当他刚锁定一个方向时就消失了。

  当涨潮时于靖忠被海水淹没,那痛苦的呼救又再一次响起,似乎因为长久的等待而越来越悲哀,越来越绝望。

  “你在哪里?”

  于靖忠在海水中大声问,然而出口只有一串水泡。

  “你是谁?”

  潮起潮落风声不息,那呼唤终于再一次隐约传来。

  于靖忠不知哪来的力气,突然奋力游上海面,只见不远处的水面上似乎燃起了火光。

  一个人被绑缚在火光中的木架上,全身衣不蔽体,鲜血淋漓,头无力地低垂着,分不清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不知为何一股愤怒到战栗的冲动突然席卷了于靖忠的心,他大声呼喊着向火光游去,然而不管怎样挣扎都无法靠近那咆哮的火舌半分。

  下一刻,只见火海中突然伸出无数苍白枯瘦的鬼爪,争相向绑在木架上的人抓去,眼看就要硬生生把他拉下海底深处的黑暗之渊……

  “等等!”于靖忠失声嘶吼:“等等,不要——!”

  鲜血裹成火舌“呼!”地烧起,绵延成一望无际的烈火地狱。那个人眼看就要坠落进去,最后一秒他抬起头,望向远处大海中的于靖忠。

  那一瞬间画面定格,只见他的面孔无比熟悉。

  ——那赫然是长大成人后的颜兰玉!

  于靖忠愣住了。下一秒海啸拔地而起、轰然砸下,将他一把推入了深渊!

  ·

  “——啊!”

  于靖忠猛然坐起,刹那间被亮光照得睁不开眼睛。

  只见天光已经大亮,外面传来声声鸟鸣。昨夜下了雪,日头照在雪地上反射出耀眼的白光。

  于靖忠微微**,片刻后翻身下地,光脚踩在地板上留下湿漉漉的脚印,这才发觉自己全身都被冷汗浸透了。

  他走到浴室,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下意识又想起那个梦。

  长大成人后的颜兰玉……

  于靖忠用冷水洗了把脸,这才感觉清醒过来,扭头望向卧室里一片狼藉的大床。

  尽管刚才那个无比真实的噩梦在他潜意识中留下了阴影,但颜兰玉昨晚的举动……应该是答应了的意思吧。

  于靖忠揉揉太阳**,快速洗漱刮胡子,换了身衬衣和西裤,推门踮脚走了出去,经过颜兰玉卧室的时候探头往里看了一眼,惊讶地发现没人。

  上哪去了?

  “早。”

  于靖忠猛一回头,只见颜兰玉坐在早餐桌边,桌面上放着粥、咸菜和荷包蛋。

  “早……早。”

  于靖忠咳了一声,走到餐桌边坐下,只见颜兰玉正拿着ipad不知道在查阅什么。

  他待会也要去547单位值班,但在着装上没于靖忠那么多限制,就随便穿了件浅灰色的毛衣,领口处露出的脖颈显得格外细腻白皙,几乎都有点晃眼的感觉了。

  “这个……这是你做的?”

  “嗯。”

  于靖忠喝了两口粥,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你吃过了?”

  “嗯。”

  气氛恢复了让人微微有点尴尬的沉寂。于副想说什么又不好意思说,想*又不会调,只得专心吃完了早饭,把碗筷一放,抓起车钥匙道:“那我们就先去……”

  “我有一件事想跟您说。”

  于靖忠微微一怔,只见颜兰玉放下ipad,他余光瞥见那赫然是北京四环内的租房广告!

  “您昨天跟我说的事情,我非常的感激,也认真考虑了很久。我很愿意和您保持现在的状态,但却没有办法更进一步到恋人的关系……这样对您和对我都好。”

  于靖忠有点懵,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颜兰玉没有回答。

  “你的意思等于是,你不想跟我认真过日子,但愿意保持□□关系?”于靖忠凌乱了:“你这是怎么想的?”

  颜兰玉还是没有说话,只定定看着方格桌布细密的纹理,连眼睫都不眨一下。半晌后于靖忠简直都有点烦躁了,他才终于深深吸了口气,缓慢道:“如果您愿意这么理解的话……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

  “……”

  “同时谢谢您这段时间以来的收留,但我已经成年了,也有收入,再这样住下去太不像样。我已经找好了单位附近的公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会搬过去了。”

  颜兰玉倏而闭起眼睛,片刻后再睁开,起身向门口走去。

  “等等!”于靖忠忍不住起身问:“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吗?还是你对我不满意?如果是这样的话你直接说,没必要顾忌我怎么想……”

  “不是。”颜兰玉说,不知为何声音听起来非常难过:“不是那个原因……其实我也非常的喜欢您。”

  ·

  接下来的几天于靖忠非常颓唐,整个人都不在状态。

  幸亏过年时事情少,特别处大多数人都放假去了,这个状况并没有在工作上造成什么差错。但于靖忠这个位置,每逢年节的应酬是少不了的,官场上谁不是人精?几乎所有人都在一夜之间发现了于副的异常。

  有厚道点的,就说于副是工作太忙压力太大未老人先衰了;刻薄点的干脆怀疑他是不是单身久了,某方面出了点问题,不然怎么一脸全世界都欠了他五百万的样子呢。

  年后上面来了红头文件,因为在北京死气海和h市异族入侵事件中的出色表现,以及在国安动荡时又快又准的站队举动,于靖忠副处长被越级提拔,成了特别处隶属的国安第十二局副局长,享副部级待遇。

  在于靖忠这个年纪,这个职务可谓是位高权重,瞬间成了国安系统内的红人。一夜之间他接到了来自首都及各地方行政机关、安全系统内、以及来自天界和地狱的无数贺电,真正是大出了一把风头。

  然而新科上任的于靖忠副局长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热情。

  他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手中的香烟明明灭灭,在烟雾缭绕中一点点烧到尽头。

  ……

  “我也非常的喜欢您……”

  “我愿意保持现在的状态,却无法更进一步到恋人的关系……”

  “这样对您和对我都好。”

  妈的,对我是好了,对你好什么啊?十几岁的大好青春浪费在我身上,还什么都不图什么都不求,这分明是报恩心态,不喜欢我又不好意思开口拒绝呢吧!

  于靖忠咬牙把烟头摁熄在废文件上,长长地吐了口气。

  ·

  年后没几天,颜兰玉果然找好房子,搬走了。

  已经升职为副局级的于副,喜欢上了十八岁的颜兰玉,那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劝了几次都无效后,他只能帮忙把颜兰玉有限的行李收了收,把他送到那个新租下来的小公寓去,看着空空荡荡只有基本家具的房间,内心一股郁结之气堵着出不来。

  “你晚上吃什么啊?”于靖忠打开空空荡荡的冰箱问。

  颜兰玉说:“叫外卖吧。”

  于靖忠面色铁青,下去超市扛了米、油、肉和蔬菜回来,又逐一添置锅碗瓢盆,检查门窗煤气,十分烦躁地反复修正卫生间那个不太能对准的锁轴。

  他就像是第一次送孩子离家的家长,临走前有无数针头线脑的小事一股脑摆上案头,哪件都挂心,哪件都重要,恨不得时间再凭空多出七十二小时来,让他事无巨细地一件件安排妥当才行。

  颜兰玉屡次说不用了,但他临走前还是做了满满冒尖的三菜一汤,甚至都给裹了保鲜膜放到冰箱里去,怕放在桌子上被颜兰玉搞忘了,过几天变质后吃了拉肚子。

  “这里离家不远,周末可以回去过,平时我还是可以来接送你上班。晚上睡觉关好门窗,别出去乱晃,过年过节的时候外面乱得狠!”

  于副站在门口一边换鞋一边教训,而颜兰玉站在玄关处,昏暗的光线让他沉默的侧脸看上去明昧不清。

  “还有,”于靖忠顿了顿,又道:“虽然你上次说什么保持现有的关系不变,但我认真考虑过,不能这样。”

  颜兰玉抬起头,有那么一刹那间他眼底的神色难以言描。

  仿佛在透明质地上布满细微裂纹,马上就要碎成无数片的薄冰。

  “你还小,不知道这么做对你将来有多不好。如果真正在一块过日子还好说,不明不白的跟我混几年,以后你不管升学还是工作麻烦都多得很,够你喝一壶的。”

  “我对你的意思还是一如往常,”于靖忠难得显出点伤感:“但我年纪比你大,不能太自私,就这么趁你懵懂无知的时候可着劲占便宜……我还是那个想法,就算你以后喜欢上别人了,也一定要摆明车马、认认真真地过日子,不明不白混着的最后都散了。”

  颜兰玉怔怔地看着他。

  在那样的目光注视下于靖忠有些恍惚,忍不住伸出手,想抚摸少年细腻的侧颊。

  ——然而就在肌肤相触的前一刻,他又突然反应过来,十分尴尬地收回了手。

  “咳,就这样吧。”于副作势看看外面的天色,说:“我……我先走了,还要去接敏敏。”

  ·

  于靖忠几乎是脚步凌乱地冲下楼,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这是一片半新不旧的小区,天色已晚,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只不远处停着几辆车。寒冬时节枯草瑟缩,不远处绿化带里的秋千空空荡荡,只有爆竹的残烬胡乱洒在地上。

  于靖忠没有立刻发动汽车,只在车里坐着,目光沧桑而阴郁。

  如果颜兰玉真喜欢上别人了会怎么样?

  于靖忠曾经想过,以后退休了,把财产分两半,一半给敏敏,一半给颜兰玉。虽然不多,好歹也可以供他在北京无忧无虑地过日子,以后如果他找的人买不起北京房,两人也不至于无处安身。

  但现在想想,以后颜兰玉找别人了,他真能那么理解洒脱、毫无芥蒂吗?

  于靖忠望着越来越沉的天际,内心第一次滋生出了类似嫉妒一样的情绪。他嫉妒那个只存在于未来的陌生人,嫉妒那个人将从颜兰玉身上得到的毫无保留的爱,嫉妒他们将在一起携手共度的幸福时光;他看到了在那时光中,孤独一人行将就木的自己。

  于靖忠长长地叹了口气,下意识摸出根烟,却四处找不到打火机。

  难道丢路上了,还是今天出门没带出来?

  于副简直无比烦躁,一拳砸在方向盘上,索性把烟草嚼嚼吃了。

  ·

  在国安这种地方工作,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个人空间,但个人空间也十分有限。颜兰玉的新住址很快就在组织里列了档,于是特别处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令人悲痛的小道消息如同春风吹过大江南北,一夜之间人人风闻,他们的老板官场得意情场失意,刚升职就惨遭被甩。

  有人为于副打抱不平,也有人觉得确实年纪相差十多岁不太配,更有人——比方说神完小同志——觉得终于可以放心追求生命中的真爱,于是从**一天三趟往北京发电报,可惜颜兰玉一封都没收着,全被于靖忠拦截了。

  颜兰玉在众目睽睽之下上班,下班,安静一如往常,仿佛某种开在暗处不引人瞩目的。于副开始天天坚持接送他,但久而久之,有时加班有时出差,时间总难调整到一起,颜兰玉也就习惯于自己回到那套出租的小公寓去了。

  事情发生在半个月后的某一天。

  那阵子于副被秘密派遣到江西某地去执行公务,颜兰玉下班后自己便打的回到家,某天在门口发现了一个快递纸箱。

  就是那种非常普通的快递箱,黄色纸板,乱七八糟贴着很多胶布。颜兰玉开始还以为自己淘宝的小盆栽到了,俯身捡起来一看,瞬间整个人僵住。

  ——快递单上写着日文,项目是“生日贺礼”,寄件人叫天迩岐志。

  天迩岐志。

  日本几乎没人知道这是那个人的本名,即使在阴阳师界,这个名字都甚少被人提起,然而颜兰玉却知道他是谁。

  在密宗门,人们只会带着恭敬和臣服地称这个名字的主人为——

  掌门。( )
提灯映桃花最新章节/tidengyingtaohua/,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
友情链接:不卡电影  1080p电影下载  高清电影迅雷下载  免费高清电影网  高清影院  高清电影  迅雷电影下载  mp4电影  好看美剧  午夜电影网  好看电影网  高清电影  在线高清影院  老司机影院  126影院  4480青苹果影院  yy4410高清影院  天堂电影  影视帝国  飘花电影网最新电影  欧美最新电影  第一影视  bt电影天堂  黄色免费电影  日韩电影  南瓜电影  快播黄色  bt电影天堂  最新电影预告  520电影网  被窝电影网  手机电影下载  美剧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