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我饿故我在

第十九章 地下

我饿故我在 | 作者:支苍志乃 | 更新时间:2019-08-29 06:46: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进入地下深处,气温明显降低了。 更新最快谷川有所哆嗦地抱起了双肩,不过纪代美似乎完全没事。

  我本以为这种地下养殖基地应该只有少数人值班,但是出乎我意料,我从气息上察觉了下层有很多人。虽然从气息上判断,他们似乎睡着了,但是我却感觉有些奇怪。如果用梦来打比方,下面的人都陷入了噩梦之中。虽然好歹也算是睡着,但是却不是很舒适。为什么在养殖基地里会住着这么多人呢?

  克兰让我们注意一下声音,他似乎对下面的情形一清二楚。地下养殖基地似乎分为两层,第一层有食堂,厕所,洗浴中心似的房间,看上去完全像是个宿舍。我们来到第二层门口,推开拦在我们面前的金属门,我们正式进入了这个神秘的地方。虽然来的路上我就若有所悟,但是这里的构造和监狱十分类似。

  大门之后是常常的幽深走廊,几乎完全没有光。虽然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周围的景象,但是身为海人的克兰却也觉得周围有点暗。他从怀里逃出来了刚才的水之珠,本来完全透明的海之珠在近乎完全黑暗的情况之下散发出了微弱的荧光。若是有带有神话色彩的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夜明珠。谷川盯着夜明珠看,纪代美却对走廊周围像是牢房一样的房间很感兴趣。这些房间排布得很密,只不过门并不是栅栏门,而是密封性很好的金属门。

  从我感知到的气息来看,这里的每个房间之中都住着一个或两个人。算下来,这个整个地下二层大概居住着接近一百个人。克兰带着我们走到了走廊尽头的部分,然后小心地打开了一扇门,带着我们进去。这扇门里面只有一个人,但是房间依旧很小。我们四个算上里面的人一共五个就几乎将地方全部填满了。我本以为房间之中会摆着床一样的东西,但是实际上里面却是近乎于浴缸的石制池子。一个人正泡在池水里面。

  克兰关上门。

  “她是我的母亲。”

  我们都吃了一惊。大家开始仔细地打量起泡在水中的女性。她是真个人面朝下,像是浮尸一般地趴在水里的。虽然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里依旧有着生命的活力,但是纪代美似乎以为克兰的母亲已经死了。她后退了几步想要远离克兰。在她看来,将死了的母亲泡在池水之中给别人参观的人一定是心理有问题的变态吧。可惜房间很小,没有纪代美可以藏身的地方。克兰发现了纪代美的误会,她连忙开始解释。

  “我的母亲并没有死。海人的女性在进入潜伏状态的时候,就算身体全部泡在水里面也不会窒息而死。”

  我听说过用身体上的毛孔进行气体交换的理论,据说一些气功师会选择用这种方式延长自己的寿命。按照他们的说法,这是达到“龟息”的一种方式。不过在水中也可以龟息就有些玄妙了。但若按照现代的方式解释也不是不可能,因为和空气接触的水往往会溶解有一定量的氧气。海人若是特化适应海洋,说不定真的可以利用海水获取氧气,就像是真正的海洋动物一样。纪代美将信将疑,但是谷川却从克兰的话里面发现了异常。

  “我不知道你所说的‘潜伏状态’是什么,但是既然如此,那么海人的女性就不需要海之珠了吧。”

  “是这样没错……”克兰露出了微妙的表情,“我想倒不如反过来。”

  “反过来?”

  “海之珠其实是由海人的女性进入‘潜伏状态’而生成的。”

  克兰的话让纪代美和谷川大吃一惊,但是我在来的路上已经想到了这种可能。之前我们一直没有见到海人的女性,若仅仅是男权社会,这也显得太过彻底了。我早在那是就在思考,是不是海人女性和男性在身体结构和功能上有着天生的差异。就像是蚂蚁的蚁后和工蚁一样。不过要是生殖主导,那么掌握下一代的女性应该取得统治上的优势,达成女权社会才会。

  “我在看到你们陆地人的时候很吃惊,因为你们和我们海人的女性完全不一样。很有活力,有点像是海人的男性。”克兰说道,“海人的女性为了制造出海之珠,常常会进入潜伏状态,封闭自己。大概三个月可以制造出一个海之珠。”

  “三个月都待在这种地方么?”纪代美有些吃惊地问道。

  “没错。有时候可能会去上层进食或者是活动,但是进入潜伏状态之后大家的生活节奏很慢。可能几天吃一次饭,有的人可能一个月都不会动一下。大家只是泡在池水之中,一动不动。有的时候会昏昏沉沉地睡过去,有的时候会起来。”

  “那这样一定很难受吧。”

  “我不知道会不会难受,因为我自己也没有体验过。但是大家都说习惯了就会变得自然。”

  根据克兰的描述,海之珠其实是海人女性花费三个月到四个月才能生产出的神奇造物。海人的社会结构之中女性数量大概是男性的一点五倍,但是家庭的概念比较淡漠。海人女性一年有一半的时间会用在制造海之珠上面,剩下的时间往往是在轮班做家务或者是繁殖下一代。相对于海人的男性,海人女性体力极度孱弱,这可能是因为她们有一半的时间一动不动所导致。除了供给给贵族的海之珠之外,剩下的海之珠刚刚够男性海人的生活需要。

  我觉得或许海人的女性是和贝类生物进行了相似的演化过程,或许进行同源器官的检查会得到更进一步的答案。

  克兰说这话的时候,看着自己的母亲,眼神有些复杂。谷川思考了一会儿,大概明白克兰想要说什么了。

  “女性海人一年有一半的时间都在休眠,这样海之珠刚刚够用。但是现在贵族们想要更多的海之珠……是这样么?”

  “就是这样。”克兰叹了口气,“贵族的女性只需要享用我们平民上供的海之珠就好了,她们没有必要进入潜伏状态。但是为了子爵的野心,今后我的母亲和其他姐妹可能需要永远地进入休眠。”

  “所以你们选择反抗。”

  谷川点了点头。

  “我个人也说不清楚潜伏状态到底说不舒服,但是至少我觉得这样一直休眠就像是生活的时间被剥夺了一样。”克兰漂亮的脸蛋露出了难过的神情,“如果是为了家庭或者是其他人的生活做出奉献,我觉得这或许是光荣的。但是我们不想为上面的大人物的私心而变成这样。”

  “所以……”

  “所以我想恳求你们。”克兰转身面对我们,“我恳求你们放弃让子爵和地上人进行交易的念头。如果没有你们的指导,在汪洋大海之中,我想子爵是不可能找到地上人的。要是没有你们作为共同,他也很难和地上人建交。”

  “我觉得需要纠正一下你的说法。”我摇了摇头,“我觉得按照子爵的财力,他自己也能够找到地上人。只不过会多花一些时间罢了。在见到我们,知道地上人真的存在,布拉甘萨子爵的野心就不会停止。”

  “但是,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至少可拖延一些时间。”克兰似乎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他也会遇到更多的困难。在贵族之中也有不少亲和民众的保守党派,他们虔诚而又善良。王族也不是很喜欢布拉甘萨子爵。如果能给他的贸易计划增加困难,他就可能被他的政敌扳倒并且失去发言权。”

  “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克兰说得的确很有道理。只不过我想至少谷川是不会同意的。果然,谷川的脸变得严肃起来。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克兰。

  “那你觉得我们要怎么和子爵说呢?‘我拒绝让你和地上人交易’?”

  “这当然不现实。”克兰摇了摇头,“我想,至少给他一些错误的海图和定位信息。不断地拖延他找到陆地的时间,如果能够让他永远也找不到陆地就好了。”

  “永远也找不到陆地啊……”谷川露出了嗤笑,“那等同于我们也永远都回不到陆地上了,不是么?”

  克兰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尴尬。布拉甘萨子爵和地上人贸易与我们回到陆地这两件事几乎是完全绑定的。如果永远也找不到地上人,那么布拉甘萨子爵一定会软禁我们一辈子。就算是我们想办法出逃,那些布拉甘萨子爵也会把我们找出来。不过这件事情还有一个一了百了的解决方法。

  谷川迈步上前,正面面对着克兰。

  “杀了我们吧。”

  “什……”

  “如果你想要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就把我们都杀掉吧。”谷川淡然地说道,“我们的存在对于你们海人平民来说就是威胁。就算是我被你的真情打动,我决定不告诉布拉甘萨子爵陆地到底在哪里,他说不定也会对我们严刑逼供。如果你将我们留在这个村子,不出几天贵族的军队就回来攻击你的家乡。这有你的朋友和家人,你也不想这样吧。地下的世界没多大,我们无处可藏。更可怕的是我们还需要消耗海之珠。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我们都杀了。”

  克兰看着我们,两只手开始颤抖起来。我想谷川一定和我一样,知道克兰下不去手。早在厕所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克兰就已经放弃了杀掉我们的想法。因为克兰是一个善良的人。在善良的同时,她还是一个天真的人。她觉得我们看到海人的悲惨境遇就会被打动,我们被打动就会组织未来将要发生的一切。只可惜我想我们虽然对他们有一些同情,但是却不是多愁善感的人。

  “我想你对我们可能有一些误解。”谷川见克兰没有动手的意思,于是继续说道,“我们并不只是打算给布拉甘萨子爵提供陆地的位置,我们是他的合作者。”

  “合作者……?”

  克兰似乎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这个词会出现在这里。在此之前,他一直认为我们只不过是几个小孩子罢了。

  “所谓合作者,就是和布拉甘萨子爵一起盈利的人。我们也很需要钱,所以我们不管怎么样都是赞同布拉甘萨子爵的贸易政策的。”谷川耸了耸肩,“当然他要求提高海之珠产量,可能要求的幅度太大了。我觉得让海人的女性一年有**个月生产海之珠吧,这样可能更科学合理一些。”

  克兰的用难以置信的脸色看着谷川。

  “科学合理?我们不是要求这种事情。我们不想让我们的家人因为贵族的野心而平白无故地失去时间!”

  “也并不时平白无故吧。”谷川耸了耸肩,“等到和地上人开始贸易之后,你们的生活水平也会提高。总体来说可能也是一件好事。”

  “你怎么说了和贵族一样的话!”

  “因为从某种角度来说这话是对的。”我解释道,“主要矛盾主要有两点。第一是贵族对你们有绝对的统治,他们有强有力的军队。所以当他们需要海之珠的时候,你们无从反驳。下次他们需要海带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你们也会受到压迫。第二点是海底世界和地上人存在地域差异,这也是主要矛盾。就算我们不在了,三十年后可能又会来新的地上人。现在地上人对于世界的探索越来越深入,总有一天你们会被发现。与其这样,不如早点和地上世界建交。”

  克兰似乎没有想到我也会支持谷川。他看向了纪代美,可是纪代美只是从口袋之中掏出步包着的零食,大口地吃了起来。真遗憾,我的妹妹在吃东西的时候是不会思考的。她可能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们在说些什么。克兰闭上了眼睛,他似乎对我们有些绝望了。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但是我们所处的立场就是这样。谷川还需要资金进行对抗恶魔的研究,所以不能在这里让步。或许这会让克兰认为我们是无血无泪的冷酷之辈,但这也总比让他残留什么天真幻想更好。

  克兰的眼睛突然睁开了。看上去神情十分坚毅。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是决定要杀了我们么,还是自暴自弃了?我正在猜度着克兰的想法时,身边突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咳嗽声。

  之前一直趴在水中的,克兰的母亲爬了起来。她好想被我们的争论吵醒了。
我饿故我在最新章节/woeguwoza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