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热游文学网 > 一品夫人成长记

第二百四十六章 结局

一品夫人成长记 | 作者:收红包的 | 更新时间:2019-08-28 02:55:4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历二十八年七月,离皇长子朱常洛的生日还有一个月T中还是静悄悄的,根本就没打算为这位皇长子庆贺什么。小^说^无广告的~~网.26dd.Cn他在一群宫人的侍奉下前往慈宁宫拜会自己的祖母,慈圣太后李氏。

  李氏对这个长孙怀着不同样的感情。这个长孙有些木讷,孝敬是孝敬可是却无法叫人喜欢;郑贵妃生的朱常洵就不同,最甜,也懂得旁人的心事,她喜欢朱常洵。可是,她却明白,长孙敦厚,比起假言语色的朱常洵要适合大明的江山。

  朱常洛剥了橘子自己先尝了一口再递给李氏:“皇祖母,不酸。”

  李氏接了过来,只尝了两瓣便不再吃了:“我年纪大了,这种上火的东西不能多吃。”她一口一个老,其实她今年才不过五十六岁,比起寻常人家的同年的妇人,她还是年轻的。

  “皇祖母若是怕火大,这橘络便不要去了,医上头说这最去火的。”

  李氏点点头,满意地道:“原来是这样。”不过,她怎么会不知,从小朱常洛为自己剥橘子都是留了这橘络,而他也是每年不厌其烦地同自己说,橘络去火。

  “你今年要二十了吧!”

  朱常洛微微一愣,随即垂下眼睑,低声道:“是。”

  看着朱常洛沉闷的模样,李氏心里有股酸意。皇上不喜欢这个长子,处处打压着他,处处太高朱常洵,可惜,为何他不是次子,若是他在朱常洵之后生也不会受到这般羞辱。

  李氏吩咐身边的人道:“你们请皇帝来,我有话同他说。”

  朱常洛赶紧站了起来:“皇祖母,若是无事,孙儿告退。”

  李氏知道朱常洛怕见到皇帝。拦着道:“你不要走。有我在。”

  “皇祖母。”

  面对朱常洛哀求地神色。李氏没有心软。再心软这个孙子就要毁了。不立储也就算了。孩子都二十了。还未成娶亲。这叫什么话!

  朱常洛怏怏地欠身坐着。他实在是坐立不安。他知道一旦祖母同父皇说了些什么。倒霉地最后还是自己。他只想小心翼翼地活着。不要过这种心惊胆跳地日子了。

  李氏瞧得出朱常洛地紧张。她拍拍自己身边地位置:“乖孙。到祖母这边来坐。”

  朱常洛瞧了眼李氏地正座。摇摇头:“孙儿在这伺候皇祖母这便好。”

  “最近同师傅都在读了什么?”

  “郭先生说了《四》。”朱常洛口中的郭先生就是郭正域,是他十三岁的时候,在辅大人的激励争取中为自己争来的先生。

  李氏简单的问了几句,见朱常洛答的还算是四平八稳的点点头。她笑着道:“你父皇才登基的时候,才十岁,年纪小,我怕先生管不住他,天天坐在他旁边看他读。张先生讲的可真好,又细致又有意思,几十年了,我还记得那么清楚。”

  朱常洛顺从地点点头。父皇很不喜欢别人提起张居正,他也不敢开口,只是顺从地听着。

  “勤读固然是好事,只是你武艺如何?当年成祖就因为仁宗不熟武艺,才令旁人有窥视之意。”

  李氏这说的是明初,成祖朱棣喜欢次子朱高煦的事情。就因为仁宗身体肥胖,而朱高煦、朱高燧仗着在夺权之战中立下汗马功劳,不把时为太子的仁宗放在眼中,时刻想篡位。

  朱常洛怎么会不明白祖母的言下之意呢?南尚宫总是对他说这段历史,告诉自己不要害怕。当年朱高煦因为长得像成祖,成祖便偏爱与他,跟自己的情况何其相似。可是仁宗仍旧顶了过来。只要撑到最后,他就是胜利的,其余的再怎么样都是白说。

  “你的武艺如何?李松可是参加那么多次平叛的,你当同他多加学习才是。至少不会像当年……”

  李氏的口中很苦涩,不知道她所谓的当年指的是大明皇帝被瓦剌人掳走的土木堡之变;还是嘉靖年间的庚戌之变。百年前被大明成祖打地落荒而逃的蒙古人居然能对朝廷形成如此威胁。

  朱常洛忙站起身道:“孙儿定会同李大人好好学习武艺。”

  不想这个时候,朱常洛身边的南尚宫站了出来,躬身道:“皇太后,奴婢斗胆。李大人已经有三日未进宫。”

  “三日?”李氏并没当成一回事,毕竟现在是以文治国,武艺也不是多重要,三日就三日,难不成真的要朱常洛披挂上阵不成?

  “是。李大人平日都是每日必来,奴婢……”

  “南尚宫!”朱常洛忍不住呵斥着南尚宫。他怎么会不知道李松出了什么事,辅大人已经求到自己跟前了,可是就单是勾结女真人这一条就是万口莫辩。

  李氏原本没多想什么,只是瞧着朱常洛不顾体统的呵斥南尚宫,敏感地她嗅出了一些不平常来。她毕竟是四十多年的皇室生活下来的女人,这点敏感还是有的。

  “南尚宫,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南尚宫忙躬身道:“奴婢原以为李大人出去办差,同前些日子一样,便派小太监到李大人府上询问一二,不想李大人下了大狱,连府上也被查抄了。一群家眷不知道现在过的如何。”

  南尚宫平缓地声音却将李氏带进了故事,她带有女子听到下大狱的惊恐,又带着对一帮家小没有主心骨的怜悯。

  “李松是因为什么事?”

  “奴婢不知。”

  李氏沉思了一会,招过自己心腹大太监,耳语一番。不多会,门外传来:

  “皇上驾到!”此时,万历皇帝进入了李氏的正殿。他不耐烦地瞧了眼迎上来的朱常洛,扯出一丝笑容走到李氏跟前:“儿子方才正得到西洋人的圣母像,想进给母亲,不想母亲便叫儿子。”说着命太监陈炬将画像献了上来。

  李氏只是瞄了一眼,便上人收下了。

  万历见她面上不快,忙道

  亲这是怎么了?”

  李氏瞧着万历,儿子已经三十九岁了,不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了,可是他为什么都不为祖宗江山多想想呢?

  “我有话同你说。”李氏同时叫住要退出去的朱常洛,“长哥,你且留下。”

  万历复杂地瞧了朱常洛一眼,他痛恨这个长得像那个令自己一辈子都觉得羞耻的女人的孩子,恨不得从眼前消失才好。

  “母亲有什么事?”

  “我且问你,长哥的武艺师傅李松是怎么回事?”

  “勾结女真人,意图谋反!”万历一想到锦衣卫上的条陈说在李松家里搜到女真圣物东珠还有李家下人的供词,他一肚子的怒火,原以为找了个没背景的人,却不想找了这么个两面三刀的家伙。

  李氏坐直了身子:“意图谋反?哀家可是听说李松是立过大功之人。皇帝……”

  万历突然扭头,满面怒气地盯着朱常洛:“孽障!让你在太后面前嚼舌头!”说着一巴掌就要扇过去。

  “砰!”龙头拐杖在水磨地砖上出一声响声,万历忙转过身子,他知道母亲生气,忙跪了下来。满屋子的人都跪了下来,趴在地上不敢出声。

  “你现在是出息了。指量着你长大了,也是做父亲的人了,我不敢打你了!我常对你讲,作为国君要爱民如子,要明辨是非,你敢情都忘了?难不成要我像当年一样拿着戒尺教训你不成?”

  万历吓得赶紧跪在地上磕头。他平生只怕两个人,一个是母亲,一个便是先生张居正。先生对他厉害,他可以等自己成年亲政后罢免他,废黜他,可是母亲不一样。母亲在他的记忆里即使严父又是慈母,母亲的苦他看的到,看着她为了自己的平安,对陈太后卑躬屈膝,他就难受。他誓一辈子要孝敬母亲。

  “儿子这就叫人把李松放出来,儿子这就去!”他慌忙地要退出来,生怕母亲命人找来当年的戒尺,在自己的手掌心上打几板子。

  “我说放就放!你身为君主的明理呢?我看张先生当年是白教你了!你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当年我怕你成不了材,命张先生用心教你,我还陪在你身边看你读,没想到那么厉害的先生,居然教不出你来!”

  李氏说着说着哭了出来,她年纪轻轻孀居,拉扯几个孩子,就盼着这个孩子能成器,可不想辛辛苦苦养了几十年,却成了这样,这叫她怎么不痛心呢。

  “是儿子错了,儿子再也不惹母亲伤心了,儿子这就像张先生请罪!”慌忙中,万历说出了当年最常说的话,他自己都没感觉到哪里不对,只觉得这么说母亲一定高兴。

  果然,李氏笑了,她抚摸着儿子的脑袋叹息道:“傻孩子,张先生都死了快二十年了。”

  看着母亲像孩提时对待自己,万历也笑了,他舒服地趴在母亲的双膝上享受着母亲的抚摸。

  李氏捧出万历的脑袋,正色地道:“我叫你来另有正事。”

  “母亲说就是了。”

  “长哥也二十了,你这个做父亲的打算将他怎么办?”

  朱常洛一听到祖母终于提到了自己的名字,浑身一颤,他知道后面将会掀起喧天大波来。

  果然万历的面色很不好,他抿着嘴笑着道:“儿子正当……”他本来想说他还在壮年,可是瞧见李氏的面色,他赶紧住了口。

  他知道,母亲今天不是说笑了,与其狡辩还不如将自己心中之话说了出来。他咬咬牙,狠心道:“他是都人生的!”

  朱常洛听见顿时满面苍白,原来自己在父皇面前是如此不堪。

  却不想这彻底激怒了李氏,她一辈子没有打过儿子巴掌,今日狠狠地给了万历两耳光,金属甲套在万历面颊上留下了几道血痕。只见李氏面色煞白,双唇直哆嗦,一手捂住自己的心口,厉声道:“你也是都人生的!”

  万历顿时愕然,他忘记了,自己的母亲就是都人,自己也是都人之子。他原先不过是说朱常洛的,却不想……

  “母亲,母亲……”

  “英宗是都人生的,宪宗是都人生的,孝宗还是都人生的,就连你父亲也是都人生的!哪一个遭你厌了?冯,着集内阁六部九卿,就说哀家的懿旨,废皇帝,改立潞王为皇帝!”

  万历皇帝在李太后那里挨了好一顿臭骂,最让他感到没面子的是,母亲还在朱常洛那个……那个……都人之子四个字他如今怎么都不敢骂出口。他也是都人之子。

  守在乾清宫的郑贵妃见他唬着脸回来,立马收起原本的笑容:“怎么了?”

  万历没有应她而是伸手让她把玉盒拿出来。

  郑贵妃微微一愣,她立即想明白,万历说的便是他许诺儿子成为太子的手谕。她赶紧从身上取了出来,这是她的命根子,她从来不离身。

  万历急急忙忙地接了过来,觉现那张手谕早就不成样子,朱常洵的名字更是被虫蛀完了。

  “天意?”玉盒是自己赐给郑贵妃的,就是以防木盒子会生蛀虫,却不想……难道真的是天意?

  而郑贵妃在那一瞬间几乎要晕了过去。

  她怎么可能接受的了这个现实,这些年她屡战屡败,唯一支持她的便是这张手谕,这是她所有的动力。这就她怎么接受的了。

  锦衣卫在此时送来的消息更是让郑贵妃受到了无比巨大的压力。她的妹夫周景源被抓了。

  万历本不过是看了先前的奏报,一个李松勾结女真就让他愤怒,却并未多想。当他看到锦衣卫指挥使所谓的户部之人如何得知,又明周景源命人假扮锦衣卫抄了李松的家,将查抄别家的财物贪为己有;后面还很隐晦的牵扯出周景源暗藏外藩进贡之物,其中还**李松查的案子。

  早就是怒火燃烧,他现在已经不管周景源是

  贵妃的亲戚,一律拿了泄火,可他却想不到李松身上案子,当他听到熟悉的名字的时候不禁微微一怔,李中毅、扈鸣、欧阳。这是他才登基的时候,张先生周围的辅臣。欧阳还是母亲说过要留着当太子的老师的人选,死了,都死了,连带家人都死了!

  接着又是几个官员的名字,顾于泓、楼遇春、苏成大、杨頲……他看的手都在抖,怎么会,怎么会。自己不过是月余不上朝,就出现了这等大事,而且竟然是屠杀。

  锦衣卫一并呈上大理寺文俊彦的条陈并已故户部给事中杨頲遗,从头到尾一一说明,甚至还有那块太医院的号牌,以及那包粉末。

  万历没有过多的追究深层次里面的东西,光是那个所谓的奇怪的毒药,他就知道这是从什么地方流落出去的,也猜想到会是谁干的。

  除了她,还有谁能指挥的了东厂的影人?

  万历头次用着苦涩的声音下了几道旨:“李中毅扈鸣、欧阳尽心为国,晋赠太子太保;顾于泓、楼遇春、苏成大、杨頲……

  户部员外郎周景源假传圣意,贪赃枉法,斩!

  锦衣卫同知李松罔顾圣恩,罢职永不续用!”

  当从锦衣卫出来的李松看着前来迎接自己的老三,又瞧了瞧一脸遗憾的辅,他无言地冲着同自己一起出来的文俊彦拱了拱手:“文兄……”

  “你我不过是查究案情而已,至于这断案……”文俊彦没有再开口,他想说的是,至于断案,那还要归于皇帝。皇帝是铁了心思要保郑贵妃母子了!

  辅大人遗憾中带着喜悦道:“不过,皇上已经同意册立皇长子为皇太子,十月便举行册封大典!”

  争了近二十年的国本,终于落下帷幕,而这里却埋藏了多少无辜之人。

  李松没有笑,没有因为皇帝下得那到赠进父亲为太子太保,谥号文忠的诏而感到快意,他只觉得自己十多年寻找的真相却被皇帝一句话抹灭了。

  万历十一年,郑贵妃不过才进宫两年,还未生下皇三子,为何会有父亲跟扈家叔父的死亡,这里面还有多少秘密?

  罢职!皇帝留了他一条命,是告诫他不要再管了么?

  “辅大人!”

  青衣尚宫从马车上下了,深深地对辅行礼。

  “南尚宫此来又何要事?”

  南尚宫走到李松跟前,转交两个锦盒:“这是皇太后跟皇长子命奴婢带给李大人的。皇太后道委屈李大人。皇长子道多谢先生教习,定会每日勤习。”

  见李松接下了两个锦盒,南尚宫从自己怀中取了个锦袋:“这是我送给李夫人的,还请李大人转交令夫人。”

  看着南尚宫递来的锦袋,李松有些迟疑。

  “度节还是收了吧!你这次没事,多亏南尚宫在皇太后面前提了,要不我等皆无能为力!”

  …………

  万历二十九年,万历皇帝册皇长子朱常洛为皇太子

  万历三十二年,李松同馒头带着孩子游历至江南,杨頲子杨淙入江南东林院读,师从顾宪成

  万历四十二年,慈圣皇太后李氏死,郑贵妃子朱常洵赴任外藩。方从哲被任为辅,白露以妾室身份被封一品诰命,常与郑贵妃往来密切。

  万历四十三年,梃击案,

  万历四十六年,努尔哈赤宣称“七大恨”起兵与明开战

  万历四十七年,萨尔浒战役,努尔哈赤以少胜多,明朝对女真人军事转为被动

  明游击李永芳降后金,为第一个明朝边将投降努尔哈赤。努尔哈赤甚喜,授三等总兵官,并以第七子贝勒阿巴泰女妻;女真言明,若汉人李姓前来,比厚待之。

  万历四十八年,即位不到一月的光宗朱常洛服药丸驾崩,称“红丸案”

  天启五年,被魏忠贤杖毙与狱中。

  免费的:

  呵呵,故事结束了。

  是不是嫌结尾太突然呢?我也觉得,但是我觉得有些不必要写那么清楚。

  我没有交待一些东西,是因为大家从我的分析中已经猜出策化所有事情的其实是郑贵妃。万历九年,当朱常洛出生的时候,郑贵妃进宫了,位在淑嫔。至于她为什么在早先杀害李松父亲之类的,那不过是代人受过,这个代,大家都清楚,因为他们是张居正的同党。至于郑贵妃下手,那就是从欧阳开始,太后那句留给太子当老师的话开始的,因为郑贵妃已经生下朱常洵,而顾于泓、楼遇春、苏成大乃至杨頲,都是因为现了郑家在户部或说是其他地方的勾当,所以被灭口。

  至于李松,挥挥手带着老婆孩子走了。皇帝还是爱郑贵妃的,虽然出了这么多的事,他还是帮她隐瞒了,甚至梃击案明显是郑贵妃做的,他还是原谅了她。

  呵呵朱常洛的尚宫,南尚宫,她是谁呢?不用我说了吧!没入宫中的罪妇,拼命爬到那个位置,别说不可能,万贵妃也是罪妇,就连明孝宗的生母也是彝族罪人之女。

  至于老三的东家郑氏,我想大家也猜出来会是谁了!

  虽然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是感谢看下来的人。馒头有没有成为一品夫人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就算是天底下最高贵的人,比如说万千宠爱的郑贵妃,她最后还是没有实现自己的愿望,她没能跟万历同葬。馒头只是在过程中现那的生活不适合自己,她就是个小女人,老公孩子热炕头!

  感谢大家看!谢谢!责编笑笑,谢谢所有看的朋友,不管是半途而废还是批评的朋友。总之,红包学会了要留人的问题,以后再努力吧!希望下本,大家不会罢工了!
一品夫人成长记最新章节/yipinfurenchengchang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返十九岁倾世皇妃农家新庄园重生山花烂漫复转军神超级饭店风雷破光芒神决宇宙农民重生之娱乐巨星